温尼伯中文网;曼省中文网;曼省投资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温尼伯中文网

热门搜索: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872|回复: 3

转战溫尼伯开辟新天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7 22: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搬到温尼伯市已有一年多了。现在是2016年的4月,是我们修理行夏季大忙季节前最安静的时候,有点像黎明前的寂静。这一次我们已经为即将到来的旺季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从思想上、技术上、能力上、产品上以及各种后勤补给上都做好了准备,希望这一年能做到从容不迫地迎接夏季之战。

趁着现 21s.gif 在黎明前的寂静,想把这一年来在我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情写写。

一、起因

2015年1月先生和我决定搬到溫尼伯了。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们看中了一个溫尼伯修理行的生意。我们本来在万锦市开一家花店。花店是我的喜爱。但是后来发现自己的手指关节疼痛,原因是天天要触摸冷库里的花。只好放弃了这一喜爱。

在花店空闲时间里我和先生便经常查找各种出售生意。一天我看到了多伦多西北边一个修理行的信息,就决定和先生一起去看看。这是一个修理小型燃气机器的修理行,主修除草机和其他小型机械。店主夫妇在下班后的时间接待了我们。通过他们的介绍,我和先生都挺喜欢这个修理行。先生便进行了多次跟踪调查,也进行了可行性分析,但多次商谈价钱都没有达成协议,只好搁置一边。

后来无意中扩大搜索范围时,发现了在安大略省以外的同类生意。经过对比和分析,决定和溫尼伯的这家商谈。其实最初在找生意时并没有想到要搬离多伦多。我们移民一来就扎根在大多伦多地区近二十年,在大多地区也搬家十几次,但这次又要长途跋涉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免让人感到心里没底儿。

同样卖家也是一对夫妻,似乎也是心理矛盾重重。他们一阵子想急于出手,一阵子却没什么行动,甚至拖延时间。在和经纪反复的交流过程中,我们对这样异地交流的方式很没有信心,决定还是见一面,最好现场看看。

二、约见

于是2014年8月的一个周末我们飞到了溫尼伯,当地已经是秋雨绵绵的天气。

周六晚上在溫尼伯的朋友夫妇俩接待了我们。朋友夫妇中男的是我们刚到多伦多时在语言学校教我先生英语的老师桡莱恩,土生土长加拿大人,他的老家就在溫尼伯附近开车一个小时路程的地方,他妻子康妮是菲律宾侨裔。十年前桡莱恩从多伦多举家西迁来到溫尼伯,就职于曼尼托巴大学。十年未见,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特别是桡莱恩,这个研究语言的专家。

第二天是星期天,早上我们按约定好的时间来到修理行。老店主夫妻俩早已等在店里了。虽然之前看过照片,但是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八千平方英尺(约合八百平方米)的厂房,一千平方英尺的展示厅,气派比多伦多西北郊的那个修理行大多了。大多地区的那个只有不到两千平方英尺的面积。

老店主夫妻俩干了一辈子,三十多年,想退休了。太太谢媃六十多岁,金色的头发,个头不高,体型偏瘦,精神饱满,比较健谈。她的眼睛特别吸引人,像蓝蓝的湖水那样透彻。她说话声音柔中带刚。男主人德伍个头也不高,也比较偏瘦,灰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看样子还上了点摩斯。德伍比较谏言,绅士派头十足,皮鞋刷的锃亮。夫妻俩的穿戴都比较朴实,典型加拿大人的风格。

展示厅里有一些新机器,比如雪地车,除草机和修枝机,还有一些二手零部件。中间一部分厂房是零件库,雪地车由于零部件大,占据四分之一的空间。与花店相比较来说,库存品种繁多了去了。占据厂房最大面积的是后面的修理部分。真是得佩服他们的整洁干净和井井有条。后面划分为几个修理台、大量二手零部件库区、整机库存区、等待修理区、已修理好等待顾客取货区,还有一个专门的磨刀车间。竟然还有一台叉车。可见其规模远远超过大多地区的那一家。

听完看完问完之后,我和先生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修理行,觉得不虚此行。开车在周围转了转,感觉这个城市的市貌比较简单陈旧,但是却有很多的铁道。溫尼伯被两条大河交叉分割成几块,市中心差不多就是那个交叉点,从城东到城西必须经过这个点,城市的发展就是从这个点发散状态延伸出去的。溫尼伯地处加拿大中部,以前绝对是加拿大最大的铁路运输中转站,但现在只保留了货运火车。

三、卖花店

从溫尼伯回到多伦多,我们定下了买这个修理行的决定。下一步就是如何尽快把花店卖掉了。

花店干了整整五年,感情深厚,的确非常舍不得。但是我的手指关节疼痛已经不能让自己再继续和冷库打交道了。

我们打了广告,又通知了一些可能对花店感兴趣的朋友。一些看广告来的人是冲着对花朵的喜爱来的。很多是新移民,其中有些人的英语口语不是太好;有些人英语好但是听完我们的介绍,也会面露怯色;这些人我们会劝他们最好想清楚些。有个个头比我还要矮点的女子想跟我学几天,看看每天花店里都做些什么,我们满足了她的要求,但是劝她最好再找一个帮手。

来看花店的人群中居然有从渥太华一家三口一大早开车4个多小时跑来的。她说我写的花店的故事她看了好几遍,对她影响很大,她也很想开一个花店。当看到我们的广告照片时激动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给儿子和先生都请了假,便来了。刚见面,她真的好激动,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看着她激动的神情,再看看她还在上幼儿园的儿子,还有工作的先生,我们劝她三思而行。

一天,以前帮过我们的博阮妲来花店拿花,听说我们要卖店,也有意愿想买。卖给博阮妲当然是最理想的。她对这个花店熟悉,又有多年开店的经验,又是一个插花艺术家。但是她一人是不能开好这个花店的,也得要有一个帮手才行。再有,她的身体状况不是太好,也挺替她担心这一点。

花店最后卖给了曾经主动到店里要求义务帮忙的小艾。当时认识她也是一个巧合。五月的一天下午,小艾到店里问我愿不愿意收个徒弟,她愿意无偿服务。对于这样的要求,我犹豫了一下,因为每个人都不容易,我不想占用别人的时间和精力,而这个人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但是小艾脸上的表情让我一时把要拒绝的话给咽回去了。就对她说,你要想学,就尽管来,我没有能力给你付工钱,但是我可以尽我所知教你。

事后小艾对我说,真高兴她自己鼓起勇气开口问了一下,更高兴地是我同意了。小艾的梦想工作就是在花店里。

交接花店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状况,但是到十二月初总算交接完毕。

四、交接搁浅

在我们从溫尼伯看店回来后,通过经纪跟谢媃还有德伍的交流,初步形成了一个意向:当年十月底交接生意。

接近十月下旬的一天,一大早先生已经把他准备去溫尼伯的行李装到车里,准备出发了。我们计划他先开车再一次去看看修理行的实际操作状况,因为上次去只看到店面的情况。很想知道这个店每天的运转状况。然后再和店主谈正式交接的手续。

先生头几天已经和店主他们约好,并等待他们的一个承诺,我们就可以开始行动了。可是前一天一直没有什么消息来。准备出发的这一天一早也没有消息。先生说等到十点,再没有消息,就不好去了。因为从多伦多开车到溫尼伯路上需要三个白天的时间,不想疲劳驾驶。交接时间也不想等到冬天,一方面大冬天搬家困难;另一方面冬天可能是修理行的淡季。

快十点了,看着左右为难的先生,我对他说,不去了。这样去对我们有很多不利因素。

这样我们的行动就搁浅了。这期间花店正在售卖当中。

后来对方一直就没有什么消息了。我们只能从对方经纪查尔斯那里得到一些信息。但是查尔斯也无法和谢媃见面。查尔斯来自一个美国地产公司,我们这三方是通过电话和邮件空中交流,典型的电脑时代的交流方式。查尔斯为店主服务了近两年,本来对我们这样远距离买主不抱希望,后来竟然和我先生成为谈心的朋友。还分享了他在上初中的女儿写的诗。他女儿写诗获得了美国国家级比赛一等奖,入选诗集。从他们的谈话内容,可以感觉到查尔斯是个书卷气的人,有原则有人情味,能正确把握客户的心态,特别是极其有耐心。虽然他对自己还没能拿到佣金有些抱怨,但是工作起来还是很认真,有原则,有职业准则。

五、第三者


之前已经进展到律师起草协议的步骤,但是现在距预定的交接日期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卖家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了。经纪给卖家的电话留言和邮件也没有任何回应。经纪劝我们要有耐心,说是卖家他们可能有一人身体状况不是太好,在以前的联系中经常听到抱怨,说是太累了,有很多时间要去看医生。

等待确实让人难熬。我们的花店已经出手。当时为了能尽快出手,售价上也很随意。可是到手的钱要想买个能看上眼的生意,实在是太少了。也有回国看望父母的念头,但是又怕到时候要是看上什么生意,钱不够怎么办。心里矛盾重重。

好在马上就要到圣诞节了,还是找一个临时的工作干着再说。先生这次一马当先,结合在花店送花的经验,先找到了份送餐的工作。这是一家团膳公司,没有店面只有厨房。主要是给学校和公司送午餐。正好我们的送花车又大又宽敞,非常适合大量送餐的要求。

我就在家修改简历申请工作。通过花店里的锻炼,语言已经成为我的一个有力支撑,所以我便尝试一些新的方向,不再拘泥于技术工作。期间也有些面试,但是回来仔细想想,感觉还是自己有个生意心里会自在的多。

以前打算开春后去接手修理行,预计那时春暖花开,生意会比冬天要忙,回款会快些,而且那时搬家的话,天气也会暖和些,开车路况会好些。但是等待中的煎熬让我们最终再次下定决心,如果能谈成的话,就早走早搬家,早点接手。

可是现在一切都在待定状态,让人无法安心


一段时间里,几乎没有任何消息。后来从经纪那里传来了坏消息:可能有人第三者插足了。这个消息没有什么证据,只是经纪的一个推测,却让我们失去了希望。毕竟我们离得太远,没法和卖家建立信任感,因为我们需要他们的贷款。如果这个插足的第三方支付的条件比我们优惠,我们肯定一点戏都没有了。事后得知,的确是有一个第三方插入,他是溫尼伯当地人,和卖方见面比我们容易的多。但是奇怪的是他给出的条件很多数字和我们的几乎一样。这让人难以理解。后来分析来分析去,觉得是卖方的律师有问题。

这样的消息让我们真是挺失望的,心情一下子低入了低谷。没办法,目前只能安心找个工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7 22: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大胆想法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对方经纪查尔斯又开始联系我们了。看来那个插足的第三方没有成功。希望又一次燃起。

这次我们汲取教训,也把我们提供的条款改善一些,把时间提前一些,尽量迎合对方的条件。查尔斯在中间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以前总觉得经纪可有可无,这次感觉没有查尔斯的帮助估计像我们这样远距离商谈能谈下来很难。查尔斯和我先生一起分析了谢媃和德伍的心理和现状,最终想办法让犹犹豫豫的卖方下了决心。

最后一个新的大胆的想法就形成了:直接搬家过去,不能迟疑了。

这次对方在犹犹豫豫中终于答应了将生意卖给我们。在反反复复的电子邮件沟通中终于把主要的问题捋清。剩下的就是如何搬家了。

儿子从学校放寒假回来了。我们一家过了一个安宁祥和的圣诞假期。开花店后,还是第一次,圣诞节期间休息这么长时间。

送走儿子后,先生在网上联系并定下来了一个出租屋。一月下旬看天气预报,定下了出行的日子。出发前和多伦多认识的朋友们一一道别。十几年的朋友们,深厚的感情,一起欢笑,一起为我分享过我的苦乐的朋友们。

我们租了一辆小型的搬家Uhaul卡车,把能装上的必需品和舍不得扔的压箱底的纪念品都塞满了这辆车。选了个艳阳高照的冬季天气一早出发了。虽然在这次的目的地等待我们的可能性有几种,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这次也可能只是驮着全部家当权当一次旅游了。

既然当成旅游,那就好好观赏一下沿途风景,拍几张漂亮的照片在朋友圈里发发吧。

第一天阳光高照,北上,一路平坦。一路上城市村庄人气还是有的。

第二天向西挺进,天气由阴转为小雪。山区道路崎岖不平,有很多急弯和上坡下坡。公路是沿着大湖边修的。虽然赶时间不敢停留,但是沿途风景非常优美。据当地人说冬天最好沿着内陆一些的另一条公路,11号公路,走比较安全。当时我们没有细致研究,不知道还可以选择11号公路,我们遇到了下小雪的天气,不过总的来说还算顺利。沿途风景在夏天一定会更漂亮。一路上能偶然遇到一些车辆,基本上都是孤独行驶。

夜里温度很低,放在卡车后面的手提电脑给冻坏了。我随身携带的一盆蟹爪兰放在驾驶仓里,一直保护的很好。这盆蟹爪兰已经养了十几年,是我在加拿大买的第一盆花。

一路上都是先生开车,我拿着相机随时拍些照片。在时速一百公里左右的车里拍照片,美丽的景色转眼即逝,没有时间回头。就像我们这次冒险,只能向前,不能回头一样。大湖边上的湖水已结了冰。当我们在高低不平的山道上开时,天空中飘着雪花,道路两边整齐的松树上也挂满了雪,感觉就像走进了一个雪花飘飘的童话世界里。美丽的树林,宁静安详,好像圣诞老人都能随时跳出来似的。

第三天过了两省交界,地势就马上变得无限平坦,前后看不到边,左右也看不到边际。感觉我们的车就像一个小蚂蚁在一个大操场中行驶一样。

七、到达溫尼伯


第三天的下午进入溫尼伯市区。我们是从城东入市,要到城西的机场附近。当时正好是下班高峰,我们用了不到半小时就顺利通过市中心达到目的地了。后来熟悉后才知除非绕道很远,从城东到城西还就得必须要过市中心。溫尼伯这个城市的规划和发展就是从市中心的两条主要公路的交叉点开始向四周发散型发展的。

我们在网上看好一家出租房。以前的英语老师桡莱恩帮忙看了看房子的内部状况,就定下了。我们达到溫尼伯后,第一时间便通知了房东,凯尔文。房东夫妻俩出去旅游了,和我们见面的是凯尔文很年轻的女儿,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小巧,怀孕在身,是她帮助凯尔文把出租房子的信息放到网上的。

在溫尼伯一个比较温馨的感觉是经常能看到加拿大父母和孩子之间的相互帮助。房东夫妻俩和他们的女儿两家都住我们这间出租屋附近,女儿在父母出去玩时帮着照看出租屋。我们入住后发现热水炉不能正常工作,凯尔文招呼他的女婿,两人一起去买了一个新的热水锅炉,一起抬到地下室,安装好。我们后来在网上给店里买一些二手用具和家具时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我们达到溫尼伯时是一月底,那几天气温回升到零上3、4度,感觉像似春天一般温暖,冰雪都在融化。没有车真是很不方便,上网查了一下,附近有一个很大的购物中心,最近的超市走路只要15分钟。好在那几天天气不冷,都是走路去买了一些东西。

我们来温尼伯之前就已经将原来的小面包车交由一家公司托运。原计划我们达到温尼伯时,面包车应该会到了,时间应该能衔接上。但是给托运公司打电话,多次无法联系,便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在网上查找这家公司,才发现有人对这个公司的评价并不好。我们赶紧联系在多伦多的朋友,让朋友到这家公司的停车场看看我们的面包车是否还在。车子果然还在多伦多西郊的一个停车场里。根本没有托运。让人挺生气的。

先生赶紧让朋友叫拖车公司把车拖到我们认识的一间修车行了,避免了丢车的损失。但是我们到新的城市没车用,真是太不方便了。天气又突然变得很冷,只能马上买车了。英语老师桡莱恩开车带我们去看车。那天是真正感受到温尼伯冬天的滋味,零下二十几度,加上风冷就零下三十几度。在室外不到五分钟,就觉得像掉进了冰窟,寒风刺骨,穿得在再厚都会觉得什么都没穿似的。

这期间我们得到修理行和店主夫妻商谈事宜。虽然住的不远,走路十几分钟就可以到了,但是天气太冷的原因,最终还是召唤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是个有趣的棕色皮肤年轻人,他自己说是来自埃塞俄比亚,知道我们是从中国来的移民,年轻司机兴奋地说,他一个月可以挣两到三千,他太太挣两千,这在中国是不是很有钱了?

看车也不能老让桡莱恩带我们去。思前想后,先生在网上看中一辆二手皮卡车,让车主把车开到我们住的地方,试车,交钱。在先生和车主试车时,我和车主的太太聊了一会儿。这位太太一直在家里负责家务,卡车的维护也是太太定期到车行去做,太太似乎比车主知道的还要多些。车主一直在一个矿场工作,现在要退休了,夫妻俩准备搬到一个小镇去,卡车就没有什么用处了。呵呵,估计以后我们也就会像他们一样,搬到小镇去过退休的日子。

八、接手


有了交通工具的便利,交接手续似乎也是一路通畅,稀里哗啦地就办好了,跟前期的犹豫不决完全两样。在实习期间,也听到店主德伍在一个电话上的谈话,电话另一端似乎是他的朋友,并且是知道他是在卖店的。只听德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bang!bang!bang!一切就决定了。

看来老店主他们也是觉得变化的很突然。是啊,他们在这个店里工作已经三十多年了,这个店是他们生活的方式,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了,突然割舍,可能是会想不通、不习惯了。

二月二日星期一正式接手。

刚开始就碰到一个尴尬的情况。老店主夫妇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也可能是因为他们的习惯,店里暖气开得十足,几乎都有三十度。我和先生有些受不了,特别是我,整天昏昏欲睡,几乎是强撑着睁着眼,脑子迟钝到了极点,时刻不停地看时钟,盼望下班。到家后就盼望着倒头就睡。我们后来招聘的职员克柯,也有同样感受,他后来说起他第一天到店里几乎要流鼻血了。他是特别怕热的人。

老店主培训我们一个月。非常能感受他们对这个店的用心,对店里的角角落落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对产品性能价格了如指掌,有时对零件号码的了解让我都吃惊的不行。谢媃是个非常仔细的管家,零件库收拾的井井有条,零件到库的日期都会标上。刚开始不太了解这样做的用意。后来慢慢理解了,有时看到零件上标注的时间也就可以大致知道此零件的售卖频率了。此外,勤俭节约是他们管理这个生意的一个特点。看到他们,让我时常会想到自己的父母,勤俭持家是他们那一辈人的主要特点。

电脑是谢媃和德伍头疼的地方,估计也是他们想卖店的原因之一吧。他们还是习惯查书,店里最老的资料书是1973年的,那本书足足有四五十斤重了。谢媃主要在前台接待顾客,查资料,找零件,所以她对工具书籍也极其熟悉。自从供货商要求网上订货后,谢媃勉强能够应付网络功能,但是德伍只要能不碰就不碰电脑。他说他搞不懂它。当我们把车间里的电脑换个速度快一些的后,德伍几乎大发雷霆了,因为新电脑的界面完全不一样了,他不知道如何去找了。

先生每天在想着如何改进,德伍只想着为什么要变啊?不变就行。他们都会向我诉苦,有段时间几乎有些不可调和。特别是在雇员问题上,矛盾立显突出。

谢媃和德伍的人员配置是这样的:谢媃主管前台,德伍主管后面修理,有一个全职、一个兼职人员,再加上他们的大儿子。德伍技术全面,因为年龄大的缘故,经常是他做诊断,手下的那位全职员工做具体工作。兼职员工是位年轻小伙,技术较全面,常常是店里忙时,来帮忙。他们的大儿子就是在这个店里长大的,技术水平也很好。

谢媃和德伍有六个孩子,五个儿子一个女儿。除了老大其他几位子女都有其他爱好和专长。最初觉得不理解为什么大儿子不接班?其实我们是接手后才知道他们的大儿子在店里工作,有点突然。接手后,谢媃说大儿子四月份后就要到市里工作了。再去了解那位兼职员工,得知他正在准备上学,去学习开塔吊的技术,可能今后会和他叔叔一起创业了。只剩下那位技术不是太全面的全职员工了,让我们顿时有种危机感,必须马上重组人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7 22: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招聘广告

招聘广告在接手后的一个星期就打出去了。第一天就有人发来简历。我们在周末约了一位申请者在一家咖啡店里见面。他的名字叫克柯。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车。我们只好到他家里接他,在附近的咖啡店里聊了起来。

克柯身材高大,一米九几,粗壮有力,很健谈,可以说有点话痨。整个会谈我们只问了几个问题,全是他在讲他的故事。克柯高中毕业后就在社区专科学校学习小型机械修理,并且有五、六年的相关工作经验。之后接手了一家咖啡车的生意。我们见面时他穿的棉夹克衫上就有他的公司名称:克柯送餐。

克柯送餐是他开着装有咖啡、三明治的餐车到一些工地工厂中午下午去卖。头几年生意很好,可是经济形势下滑后,他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就在我们接手修理行的前一个月,他开着的餐车被警察检查后,说是不符合安全要求,必须去做一个安全检查才能上路。他实在出不起这个检查费用,只好关了生意,歇业在家。生意和心情都处于低谷。当时都快揭不开锅了,借父母的钱才能度日。看到我们的招聘信息,觉得这才是他喜欢的工作,第一时间让他的女朋友把简历发出去了。

交谈中能感觉到克柯对机械的爱好,他自己的还有朋友的雪地车他都会常常自己动手维护。说到雪地车克柯更是滔滔不绝。他是雪地发烧友,在以后的了解中更是能深刻体会他烧得不轻。呵呵。他就是天生的喜爱雪和在雪地里的活动。为此还随身带着一个电池供暖的腰带驱赶寒气。

真是感觉太巧了点儿,在我们想找个技术帮手时,克柯出现了;在克柯陷入经济困境时,我们的招聘广告出现了。克柯在谈话中经常提到他的妈妈。在他做咖啡车生意时,他的妈妈就是他的理财顾问,帮他计划的人。用克柯的原话说,妈妈是他的脑子。在以后的接触中能够感觉到克柯是那种不太会理财的人,喜欢消费,特别是在玩上面,对他喜欢的雪地车、卡车那真是任何装备都是必须的,而宁愿穿的很破烂,吃的很粗糙。克柯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像功夫熊猫中的熊猫,虎背熊腰却有一颗柔软善良的心。

克柯被招聘后,起初几个星期都是坐公交车,然后我先生再去车站接送他。后来克柯的妈妈度假回来后得知他找到工作,高兴地带克柯吃了一顿披萨大餐,并且把自己的小车借给克柯用,同时还给克柯罗列一些工作上的注意事项和服装要求。这样仔细严苛的母亲也是做到了极致。要知道克柯的妈妈已经七十多岁,年轻时是一个大企业的总裁助理。难怪克柯说他妈妈做任何事情前都要列个条条框框的,她是一个list lady, 列表女士。

克柯来上班后,我们就把其他雇员包括老店主的大儿子都裁员了。这对于之前的那个全职员工是个打击。没办法,人员结构的调整有些人会得到些,有些人会失去些。为此德伍也不理解我们的做法,问我为什么都裁掉?有时德伍还会挑克柯的毛病,虽然不好当面对克柯讲,但是还是会给我说的。

十、学习学习再学习


这次接手新的生意行业,并没有像接手花店初期那样忐忑,反而内心沉稳,信心十足,更是感觉自己所学的知识这次都可以学有所用了,有种痛快畅快的感觉。

以前羡慕别人都有一个喜爱的职业,有些人更是从小就有远大志向。而我自己机械毕业并不是很喜欢,工作中怕出错,压力大。改学电脑编程,虽然喜欢但是总觉得自己不够聪明,对时时更新知识觉得很累。后又改做花店,非常喜欢,但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也不能长期做下去。原来这么多年的磨练,可以在这样一个修理行里体现出来了。

以前的知识和经验积累都是为了以后。没有花店里的锻炼,我们也是不可能有这样的信心和能力来接手现在这样规模的修理行。一切都要感谢这些年的锻炼!人生是个活到老学到老的过程。

虽然我和先生都是学机械制造出身的,但是很多机械类的英文词汇还是很陌生的。刚开始接电话和接待顾客,英语词汇就是一个难关。但是由于在花店里的锻炼,对西人的文化习俗了解很多,和顾客能融洽地聊天,许多顾客知道我们是新店主后也能理解和宽容。我们更是每天把店里的资料带回家,两个人一起边查字典边学习和记忆。

接手后的冬天,没有下过一场大雪,生意很淡。先生有些担心,我劝说道,工作不忙我们正好有时间好好学习。虽然生意很淡,但是每天似乎都有干不完的活,每天几乎都是十一、二个小时在店里。四月份又加上了德国品牌Stihl,更是要熟悉新一类的产品。

我是尽快熟悉零件库里的零件。有一天,一位顾客要来买几件零件,我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帮他找到,他高兴地说:You made my day! (你让我感觉太好了!) 还认真地对旁边的先生说能不能让我为他工作。先生也似乎认真地说:这可不行。

哈哈哈,虽然可能是在开玩笑,但是我的心情也同样很高兴。

经过一年的学习和历练,我们在技术上、能力上还有知识上都有很大进步。特别是先生已经通过了好几项技术考试,所以信心十足。通过一年的努力,很多顾客对我们的服务十分认可。我们现在的工作时间比一年前短了很多,基本上都能按时下班了。

希望今年的夏季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十一、温尼伯印象


对温尼伯最初的了解还是在这里上学时英文课上老师布置的一本小说,April Raintree。小说写的是一位土著和法裔的混血儿April和她妹妹的生活和遭遇。小说里土著人就像美国黑人一样比较受歧视。很多土著人因为历史原因和其他原因沉迷于酒精里。姐妹俩很小时就被迫离开酗酒的父母,分别从一个收养家庭转到另一个收养家庭,受尽欺凌。成年后妹妹因为种种原因也开始酗酒,姐姐因为妹妹的原因招受强暴。小说的背景城市就是温尼伯。

温尼伯市最早是土著人和法国人还有后来的英国人买卖皮草的主要城市。约有近80万人口,土著人约占十分之一多。

搬家之前与多伦多的朋友和同事告别时,很多人听说我们要去温尼伯,第一个反应就是:你还嫌不冷啊!我以前的部门经理开玩笑说:Winnipeg, Winter pig.(温尼伯,冬天的猪)。冰天雪地就是温尼伯的一个特点,连加拿大人都会觉得冷的城市。

到退休老教师爱润家告别时,才知道爱润的老家在萨斯喀徹温,和温尼伯所在的省曼尼托巴省是邻居。加拿大有三个草原省份:艾伯塔、萨斯喀徹温、曼尼托巴。这三个省份是最主要的农业生产基地。温尼伯是曼尼托巴的省会。爱润在温尼伯工作过。爱润也说起过温尼伯会很冷,会生冻疮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7 22: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尼伯给我的最初印象是这里的人比多伦多的居民似乎要更高更宽大些;街上跑的车也似乎宽大些,卡车明显地多些。卡车对于一个农业城市来说更实用一些。我们也加入了卡车一族,刚来就买了一辆二手福特皮卡。宽大的轮胎把车身架得挺高,每次我都要借助车内的扶手才能上车。

温尼伯地处加拿大中部,以前因为火车的原因一定是一个繁华的城市,其火车线路非常发达,有一个火车总站。可能由于汽车和飞机的崛起,现在火车只剩下货运了。估计这里的农产品主要是依靠火车运往加拿大其他城市。

顾客当中就有土著人,他们的穿戴打扮亦或是相貌气质的确与众不同。所说的英语不是特别标准,带有口音。有些人比较腼腆,非常憨厚;有些人比较无礼,粗言粗语。他们到我们店里来,经常是为他们的坐骑:雪地车买零件。

土著人居住的地方一般比较靠北,天寒地冻的,雪地车几乎是他们唯一的交通工具。有时他们会通过飞机把雪地车运来让我们修。我们也经常接到订零件的电话,也经常去机场为他们寄零件。

温尼伯的天空的确很美,而且经常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据说温尼伯平均一年当中会有317.8天都能看到阳光。我自己的感觉是一个星期中会有四五天都是晴天。春天夏天每天的日照时间很长。夏令时早上七点多太阳就升到树梢已经很刺眼了,下午五六点下班时太阳还是在头顶稍稍偏西一点,到晚上十点天空才会开始变暗。宣传画挂不了多久就会被太阳照得褪色。出门在外一副墨镜是必须的。特别是冬天的早晚,开车时太阳会直射眼睛。我们的展示厅在冬日的晴天都是被晒得暖洋洋的。

温尼伯的华裔约有两万多人。经常能看到的外族移民有俄罗斯人,也有可能是乌克兰人、德国人、菲律宾人。乌克兰人可以从他们说的英语上判断,德国人可以从他们的名字上判断,菲律宾人当然可以从相貌上判断了。

我们刚到温尼伯时碰到的很多人都是从多伦多搬过来的。比如在购物中心卖手机的印度人,是从多伦多的士嘉堡来的,他很留恋士嘉堡的印度超市,但是为了能全家移民只好搬到温尼伯。克柯和他妈妈是从多伦多附近的小镇搬来的。我们后来招聘的兼职员工戴瑟瑞在士嘉堡的工厂做过工。还有一些顾客跟多伦多也有很多关联。

十二、加拿大孩子的动手能力是这样培养的

在温尼伯不止一次在大商场的停车场看到父亲在指导小男孩换轮胎。几次看到的小男孩大都是十岁出头的样子,孩子或蹲或跪,认真地搬动扳手,父亲在一旁指点解说。

一次店里来了一位老者,慢慢地仔细地给我解释,说是他的孙子在修一台除草机,需要一个排气管,他手上拿着的排气管上面的孔不合适。让我给他找个合适的。我到后面车间里找了两三个类似的旧排气管,他看着觉得都不太合适。我就提议他回家把除草机的发动机号找到,可以给他订一个新的;或者他把想要的孔距画出来,再来找旧零件。

第二次他拿了张纸,上面是他用铅笔影印下来的发动机上的孔距,希望能找到合适的排气管。看不到实物没办法给他找合适的零件,只好建议让他孙子自己来,也许孙子能说的详细些。可是老者说他孙子没有时间,学校里很忙。

第三次终于见到他的孙子了。孩子个头已经跟他爷爷一般高了,看着像是个初中或高中低年级的学生。这回他们把除草机也带来了。

原来爷孙俩在路边捡到一台别人丢弃的除草机。男孩想自己搬回家修出来。这个男孩是个很爱整洁的人,机器搬回家就把它仔仔细细全刷了一层漂亮的白漆,结果把重要的机器号码给刷没了。

只好把先生从后面车间里找来,祖孙俩就和先生讨论起来。男孩儿把发现的情况先讲了讲,又把自己的解决方案说出来,爷爷在一旁补充一些情况和建议,先生综合他们的方案做总结和建议。最终方案定下来,需要买一些零件。爷爷还想看看能否得到一些优惠,男孩儿大方地把钱递过来了。最后爷爷递过二十元钱,付了一部分。整个过程让人都想好好地支持一下这个爱动手的男孩子,虽然我们有其他顾客要服务,车间里有很多工作要做。

又一次见到这个男孩是他想买一个二手发动机。估计他的除草机项目已经完工了,这次又是一个新项目了。后面车间正好有一个符合他要求的。后来他的计划不顺利,这个发动机又退回来了。

另一家顾客也有一些小故事。最初是去年年底大哥布瑞安和他弟弟带着三台铲雪机来店里维修。当时兄弟俩的穿着比较正式,英俊潇洒的面容、西装革履的装束给我印象深刻。布瑞安看起来二十多岁,虽然面带稚气,但是交谈起来却老练成熟。通过进一步了解才知,布瑞安和他的弟弟一起在做清雪除草的生意。

今年三月店里的春季维修期还没有开始(一般是四月中旬开始),一天店里一流排进来了四个帅气的小伙子,每个人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出来了的,只是个头有高低,最年轻的男孩估计有十三、四岁,我看到了眼熟的布瑞安。原来布瑞安开着自己的卡车,带着几个弟弟还有两台铲雪机、三台除草机来店里做机器保养和修理。布瑞安一副大哥的样子,几个弟弟甘愿听从指挥。

其中一台大型除草机布瑞安想修好后卖掉。当有顾客对这台机器感兴趣时,我打电话给布瑞安,想让他过来谈价,却发现他在上班。原来他们兄弟几个的生意只是业余时间的爱好。布瑞安得意地说他们兄弟几个只是周末去做,大多是他们家附近的居民。他们不会做得很拼命,还要留点自己的私人时间。

这样有张有驰,有工作有生活的年轻人真是好样的。

克柯给我们讲过有一年温尼伯突降大雪,那年他十三岁左右。大雪封门,绝大多数的居民都被堵在家里出不去。克柯可能有些预见,头几天就在小区里挨家挨户发广告:帮人清雪。结果那次他大赚了一笔。呵呵。不停地有人打电话。他一个一个把他们挖了出来。克柯天生喜欢白雪飘飘的天气,特别享受在雪地里开雪地车的滋味。雪地车、四轮越野车是他的主要玩具。



十三、加拿大人讲究的面子


咱中国人讲究吃好喝好就是有面子。加拿大人如何有面子?或者说加拿大人在什么情况下就会觉得没有面子呢?

也许你听说过这样一句英文成语,“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fence” 意思是说在围墙另一边的草总是更绿些。我猜想这个成语的产生跟前院草坪是这家人的面子有关。

去年夏天的一天店里来了两位黑人顾客,都是五六十岁的年纪,中等身材,极其普通的穿着。其中一位偏瘦的人是来修他的除草机,他是搭朋友的车来的,因为他的除草机放不进自己的车里。等说完对机器修理的要求后,我们又聊了会儿别的,从他的朋友嘴里得知这位低声细语的顾客是位律师,而且已经是检查官了。

只见这位检察官把我先生邀到一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先生在一旁微笑点头。

事后先生乐着给我讲,这位检察官大人希望他的机器能快点儿修好,原因是他不想让邻居说:看看这个黑人,都不知道收拾自家的院子。修剪草坪已经上升到这样高的意识来了,看来一个种族的荣誉是要每个人的行动维护的。

另一位顾客一天匆匆忙忙来到店里希望能租一台除草机用一天。我们还没有想过出租机器的事情。一问原因才知,这位顾客出差才回来,自家和女儿家院子里的草已经好高了,自己的机器不能发动起来,只好来看看我们有没有办法。他的理由是:可不想让邻居说闲话。

我们搬到温尼伯租了一间两个卧室的独立屋。估计前后院没有人细心修整,蒲公英遍地都是,而且层出不穷,挖出来的蒲公英能装十几个购物袋,我们也在努力提高修剪草坪的水平。

十四、机器是男人的世界


上帝创造了不同喜好的男人和女人。

在花店时,很多女顾客来买花,也有很多男顾客为自己喜欢的女子买花。在修理行里,有女顾客,但是绝大多数是男性,各种年龄段的都有,小到不到十岁,大到七、八十岁;各种相貌的都有。只要把他们的机器照顾好,他们就会兴高采烈地干活去了。

有些人的机器被用的时间长了,已经成为主人的宝贝了,谈话当中都会用“她”这个代词。有些人会说:我总是会好好照顾她的。我已经给她换了油,细心伺候了她,她还是出毛病了。

有时看到他们粗大的手指要清理化油器,处理那里面细小的指针、垫片、阀门时,都会觉得难为他们了。

去年夏天的一天,店里来了位十三四岁的男孩儿,后面跟着他的妈妈,旁边还有一个小弟弟。小伙子拿着一台旋转式割草机,这种机器是用高速旋转的朔料绳作为刀片去除草。小伙子的朔料绳用完了,不知该怎么装上新的,就由他妈妈开车来到了我们的修理行。我先生为他添装好新的绳子后,孩子的妈妈打开钱包付了钱。整个过程,妈妈似乎对机器一点也不感兴趣,只是个高兴的付账之人。



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一天下午,有两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推门进店。一个推着自行车,一个推着踏板车,他们都背着书包,一看就是附近小学校的孩子。两位孩子一进门把自己推的车子仍在门口,就跑到链锯跟前欣赏开了。

一个说:这链锯好棒啊,我见过谁谁谁用过。我真想有一个。其中一个孩子问我:两毛五能不能买个链锯?我说,不能。那多少钱能买一个?你可以看看上面的标价啊。我们还能来吗?当然可以了。

看着痴迷的孩子,我心里不禁感慨良多。自此,这两位链锯爱好者有空就来转转,每次他们的两毛五分钱都花在店里的糖果机上了。

店里的技术员克柯痴迷雪地车,他说他小时候就想有一辆自己的雪地车。他有空就跑到我们这家修理行来,当时还是老店主夫妻俩在,坐在展示厅里的雪地车上过过瘾。

十五、经销商年会

今年三月初的Stihl产品经销商年会是我们到温尼伯接手这个修理行一年整的一个最好的总结。

在这次Stihl经销商年会中,我们是加拿大草原省地区唯一的一家非白人经销商,比较受注目。这个品牌是Stihl家族从德国创立,在德国已经有90年历史,在加拿大有35年历史。

我们刚开始接手修理行时,就见过这个产品的代表跑来找德伍至少两次。当得知我们接手后,产品代表理查德转而希望我们能增添他们的产品。我们有些犹豫不决。一方面才接手这个店,要熟悉的东西太多;另一面资金也是一个问题。

我们通过向老店主德伍和谢媃了解情况,也通过雇员克柯还有他的一些同行业的朋友去了解,再加上银行的一些支持,最终决定加上这个产品。一年过去了,我们现在很高兴去年加入这个品牌的决定。

会议是在温尼伯市中心古色古香的Fort Garry酒店举行的。温尼伯的两大河流:雷德河与阿西尼博因河就在酒店附近交汇,或者说阿西尼博因河是雷德河的一个大分支。

印象深刻地是这个公司的作风严谨,新产品的零部件都是精挑细选。他们公司在链锯行业的业绩远远超出其他公司几百倍。公司的人员谦逊细心,经常是主动地把我们想要问的问题就解答了。这让我想起了我以前工作过的软件公司,有种家人的亲切感。

和其他经销商攀谈后,更是感慨加拿大人的朴实谦逊。一百多位经销商,大多是以家庭为单位,很多是夫妻俩共同经营一个修理行,一些已经传给第三代了。和他们说话就觉得像似和邻居聊天,更感觉他们都是兢兢业业,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工作的人,没有人夸夸其谈。这一点,在我们接手修理行时就已经深刻体会。我们的老店主夫妻俩就是最好的例子。虽然他们已经很富有,但是能节省的东西绝不浪费。

会议上邀请了加拿大著名橄榄球星,外号叫“小弹球”的迈克尔·克莱门作为演讲嘉宾。他的演讲主题是家庭。家庭在加拿大人的心中非常重要。我们有幸和他一起合影留念,而且还得到了一张他的签名照片。我也成了追星一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温尼伯中文网   温尼伯中文网;曼省中文网;曼省投资论坛

GMT-6, 2018-4-19 13:17 , Processed in 0.028440 second(s), 12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