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尼伯中文网;曼省中文网;曼省投资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温尼伯中文网

热门搜索: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3|回复: 0

移民女:男人回国后发生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5 13: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多年前,中国经济正在腾飞之初,北美的台湾商人纷纷到大陆或投资或工作。留守的太太们的话题经常是谁谁的老公在大陆有了二奶。后来再有人被派往大陆,太太们就会警告:“当心出轨啊。”那个被提醒的太太都会信心满满地说:“我老公不是那种人。”但最后总是悲剧收场。有统计,当时的台湾商人在大陆几乎是全军覆没。极端的例子是纪然冰事件,太太把已移居美国的二奶和还在襁褓中的孩子杀死,自己锒铛入狱。

    如今,开放国门后的大陆留学生已学有所成,许多人选择了回国发展的路.和台湾太太完全相同的人生轨迹和故事在留守北美的大陆太太中发生着。下面记录的是老公有了外遇后,几则不同结局的真实故事。


故事之一——一生情感付诸东流


玉兰和老公移民加拿大的时候已经30多岁了,玉兰没有大学文凭,英语也不好,登陆后就直奔中餐馆开始了打工生涯。老公因为大学的专业是淡水养殖,在加拿大没有什么工作可找,就去学会计,毕业后找到的工作年薪才两万。不甘心这样的起点,又回学校去读了一个MBA,前前后后花了近十年的时间,这期间全仗玉兰打工维持家用。所幸老公这次毕业后顺利找到了工作,买了房子,全家人这才觉得真正安顿下来。

两年后,老公被公司派往大陆。玉兰留在加拿大照顾上高中的女儿,打算等女儿上大学后到大陆去陪老公。

女儿上了大学后,老公回来不是接她走,而是摊牌要离婚。

此时两人的年龄已接近五十岁了,老公的二奶仅仅比女儿大两岁。

玉兰虽勤劳却不够精明强干,家里家外老公从来都是主心骨,凡事都由老公拿主意,只是这一次老公拿的主意把她打入了万丈深渊。

半夜里吞下大把的安眠药。一了百了。

多年的夫妻不是白做的,老公发现了她的异样,送她去急诊灌肠救了回来。但老公以为她是以死相逼,心中的厌弃愈甚。

两天后,她反锁卫生间,在里面割腕自杀。老公半夜起床发现人没了,撞开卫生间,入目是满室的鲜红,老公的腿控制不住的抖,勉强给急救车打电话,把奄奄一息的人送去医院。医生说她下手极狠,是真地不想活了。

从此,那满目的红成了老公挥之不去的梦魇。

醒来,对老公说的话是:“为什么不让我死?这对你对我不都是最好的解脱吗?”

老公扭过头去,无言以对。

女儿在一旁哭得泣不成声:“你们怎么都这么狠心!妈你有没有想过我?你要是这样走了?你让我怎么过?”

玉兰悚然而惊,几天来一直浑浑沌沌的意识有了一点清明:如果自己死了,女儿还能有正常的生活吗?那不把也给她毁了吗?

于是她流着泪向女儿保证不再干傻事,母女俩抱头哭成一团。

老公第二天飞回中国,走前再没勇气提离婚的事。

这次割腕对玉兰的身体伤害极大,将养了几个月才能出门。工是不能再打了。

老公和往常一样,按月寄来房贷的付款,看玉兰不能工作,又寄来母女俩的生活费。

玉兰算算,他每月大半的收入都给了这个家,这给了她错觉,好像事情有了转机。

一个人在家里,恍惚间只觉得发生过的事只一场噩梦,老公就是在大陆工作而已。只是不能低头,手腕上那道狰狞的疤痕是抹不去的印记。

玉兰参加传销,后来又练法轮功,这让她可以留在人堆里,让凄苦、没有着落的心有个暂时的去处。

这样又过了两年。一天玉兰收到一封律师楼寄来的用中英两种文字写的信,原来是老公远隔重洋委托律师办理两人的离婚手续。

玉兰把信塞到床下,只当做不知。老公和律师打电话相询,一口咬定没收到。

过了些日子,一大早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邮差,递给她一封信,然後让她在一张纸上签名,以证明她收到信了。

律师自然有的是法子对付小老百姓。

玉兰把信还给邮差,说我不要收这信。邮差说你不想收可以邮回去,但是我一定得把信送达你手里。我已经跑了好几趟了,家里都没有人。今天我是特意一大早来堵你的,这是我的工作啊。

玉兰无奈把信收下。拆开来看,里面告诉她必须在某月某日前答复,否则算她自动弃权,离婚将在某月某日起生效,条款完全按照老公提出的算。

玉兰慌张起来。

要说这时间真是可怕的东西,仅仅两年,就把玉兰要死要活的心消磨的一干二净,接受了老公要离婚的事实。

她现在非常实际地想的是怎样争取她和女儿的最大利益。

到处打电话咨询。最后在朋友的劝说下也找了律师。经过多次的协商和妥协,夫妇双方终于达成协议。

老公从大陆回来签字,顺便看看两年未见的女儿。

玉兰发现他这两年苍老了许多,原来零星的白发已成燎原之势。

老公回来后就手脚不停地干,把家里该修的电器,漏水的屋檐,倒了几扇的栅栏都收拾好。那几天院子里老是叮叮当当的,玉兰在屋里听着,不经意间已是泪流满面。

离开的前一天,老公在栅栏上敲下最后一根钉子,然后把锤子一扔,一个人坐在台阶上抱头痛哭。

曾经温馨的、以为是永远的家,就这样被自己一手拆散。留在心头的是女儿的怨恨,发妻的泪水。

大陆的二奶几年来哭闹着要移民加拿大,这也是他必须离婚的原因。等到她移民了,他必须和她一起回来,那时他向六十岁奔了,重新找工作,会是怎样的光景?

玉兰在老公付她和女儿抚养费和付房贷之间选择了让他付房贷。无论怎样,她都要保有这个房子。这是她唯一能保住的东西。

房子在,家就还在;家在,就还有一份期盼……

她自己搬到地下室去住,楼上的四间卧房留一间给女儿,剩下三间租给本分的女学生,这样的话,租金就够维持她们母女的生活。

玉兰以后的日子就是哪儿有热闹就往哪儿凑了--无论是教会还是练功。





之二——义无反顾 保卫家庭



红霞俩口子都是精明强干的人,在别人都不知道移民加拿大是怎么回事时,他们全家就移民了。老公读博士时,她在打工、上学之余又生了个孩子。等到老公毕业,全家早已拿到加拿大公民身份。随后老公在美国找到了正式工作,全家移居美国。

老公在一个油漆公司搞技术,回国探亲时发现国内的油漆生产无论是配方还是工艺都十分落后,而全国的房地产行业刚刚开始起步。他敏锐地推测到不远的将来,中高档油漆会有巨大的市场前景。回来后,和红霞商量利用自己掌握的生产技术回国搞个合资或独资的油漆厂。红霞很支持。两人用房子做抵押贷出一笔钱,在"海龟"一词还没有出现时,她老公就"海龟"了。

红霞一面工作一面自己带两个孩子,还要为老公打气,其中的辛苦不足为外人道。

一年后,老公的工厂走上正轨,再过一年,订单已应接不暇。

可是逐渐地,红霞发现老公和她通电话时没有了以前的热情,有时心不在焉地嗯啊几句就挂掉了。

红霞心知不妙。

她给国内的小姑和小叔子打电话,他们都在老公公司上班。旁敲侧击、连蒙带骗之下,搞清楚了真相:老公和公司里的一个年轻女孩混在一起。

红霞气得七窍生烟。都说国内许多女人笑贫不笑娼,看见有钱人像苍蝇见了血,没想到自己的老公也中弹倒下了。

我红霞的老公是随便拐的吗?!

正好孩子们马上要放暑假了,她立即领着孩子回国了。看到老公鸟枪换炮,名车名表,名牌服装整个一暴发户形象,暗自摇头,怪不得招蜂引蝶呢!

红霞了解老公,他不是抛家弃子的人,大概只是一时寂寞抵不住外界的诱惑。所以她采取挽救为主的策略,不和老公撕破脸,对老公出轨一事装作不知,一如既往地热情,体贴,嘘寒问暖。

平时自己领着两个孩子出去玩,周末全家满世界转悠,直把两个孩子玩得乐不思蜀。

红霞考察了当地的学校情况,在自己假期要结束的时候,向老公提出这次不领孩子回美国了,一个人回去收拾一下,全家搬回中国来。

老公不同意,主意考虑两个孩子的教育问题。红霞摆事实,讲道理: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庭比什么教育都重要。老公随后允诺等公司业务稳定了,会多回去陪他们。红霞心里对这种缓兵之计嗤之以鼻,公司要不断扩展,他只会越来越忙。对老公还是和风细雨地说:“你来回跑倒时差多辛苦。不用担心孩子,我回来后就不工作了,全心全意辅导孩子。再说我们都在国内上的大学,也不比别人差呀。另外你就不为我想想,我在美国就跟守活寡似的,你不怕我领着孩子跟别人跑了啊!

老公面色登时尴尬起来,斥道:瞎说些什么!但就回来一事却也说不出什么理由反对了。

在要回美国的前两天,红霞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约她到外面坐坐。

红霞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个女人听到全家要回来的风声,有危机感了。自己一直发愁怎么在不惊动老公的情况下会会她,她倒自己送上门了。

到了那天,红霞故意早点去,找了个面向门的座位坐下。对方一进门,她就猜出来了,多年的夫妻岂是白做的,她太知道老公的品味。

看着那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红霞压下心中的丝丝怅然,只是不动声色。

  那女人打量了红霞一会,终于败在红霞平静的目光下,有点忐忑地先开口说:“勇在和我交往之前,有过别的女朋友,但是都不了了之——”

勇?红霞脑子转了转才反应过来指的是老公,自己从来都是连姓带名的叫,听听人家,叫的多甜蜜,还真得和人家学学。

转过头,轻描淡写地说:“男人单身在外,有要求很正常。这就像在大街上内急了,遇见公共厕所就冲进去了一样,赶上了哪个自然就上哪个。”

年轻女人听了这话,脸上就红一阵、白一阵的,眼圈一红,泫然欲泣。

看对方楚楚可怜的样子,红霞心说怎么自己像个大灰狼欺负小白兔啊。可转念一想,她这个样子如果自己都受不了的话,老公怎么招架得了?还不得跟那清政府一样处处割地赔款啊!如果今天自己心软了,那么明天就轮到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喝口水,冷眼看她怎么往下演。果然那女子看到红霞无动于衷的样子,眼泪就下来了:“我和勇是相见恨晚,两情相悦。虽然我知道很对不起你,但是感情的事由不得人啊!”

红霞恨恨地想:明明勾引人家老公,还整得跟情圣似的,真正是又当婊子又立贞节牌坊。

只听她接着说:“我们想出国削尖脑袋都出不去,你在美国什么都有了还回来不是太可惜了吗?”顿了顿低声说:“什么名分、财产我都不要,我只是想和勇在一起而已。”

红霞听到这就觉得恶心得差不多了,看着那张娇媚的脸说:“***(老公名)穷光蛋的时候我一直和他在一起,现在他发了,我不能抛弃他不是?这是我的位置,你就甭惦记了。聪明点多捞点好处,找下个金主去。”

那女孩收起可怜相,冷笑一声:“那也得看你有没有本钱守得住。”

红霞笑着摇摇头:“你以为你年轻漂亮就行了?比你漂亮的有的是,为什么是你勾搭上了?你也太不了解他了。我不和你废话了。那个啥,喝茶的单你买吧,横竖是我们家‘勇’的钱。”

把两个孩子留在老公身边,红霞只身回到美国低价卖房子卖了车,处理了相关事宜,就跟美利坚彻底拜拜了。

女儿刚到入学年龄,上学问题不大。小孩在美国上学比中国早一年,儿子回国落了一级,语文和数学仍然是跟不上。红霞给学校捐款,给校长送礼,要求暂时不给儿子排名次。又高价请儿子的语文和数学老师周末来家里补习。这样儿子进步快,两位老师在班上也都不会和他过不去。好在小孩的可塑性很强,儿子慢慢赶了上来。

安顿好了孩子,红霞拿出大把功夫把家按照老公的喜好布置的温馨,舒服。同时慢慢给老公改头换面,把从美国带回来的那边商业人士的行头给老公换上,老公在狐朋狗友中俨然是时尚的代言人了。

她对老公的唯一要求:就是每天晚上要回家睡觉。老公后来就养成了习惯,应酬的再晚,都要回来和她聊一会再睡。红霞每天至少抽出一个小时看新闻,随时了解国内外形势尤其是和老公行业有关的信息。老公和她聊起公司的人和事,因为旁观者清,又了解大方向,她往往能看到问题的本质,提供许多中肯的建议。

她不到老公的公司查岗、摆老板娘架子。但对老公的朋友圈子却了如指掌。有意和那些家庭观念强的人多来往,经常在节假日联系、安排几家人一起出游。对那些不上道的,比如包二奶或愿意去风月场所的人,耳边风常吹让老公疏远他们。

经济正在腾飞,她老公的精力都放在开拓事业版图上,老婆贴心,孩子可爱,对那些风花雪月事慢慢就淡了。

至于那个女人,听小姑说已离开公司。

等到大局底定,红霞跑到本市的一所艺术院校旁听摄影课,那是她从小的爱好,现在终于有钱有闲干点自己喜欢的事了。没事背着相机到处噼里啪啦尽情地照。后来把作品送去参加摄影展,还拿了个奖回来。陆续开始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作品,人的气质品味也因接触自然、接触艺术和以前大不相同。老公现在会得意地向别人介绍:我老婆是摄影家。

有时候看她接触的艺术圈的人都特立独行的,会不放心地叮嘱几句,别跟着学坏了。

红霞的生活丰富多彩,回想过去,唯一的遗憾,是最初没有和老公一起回来。



之三--伤心欲绝 情缘难续



晓晨在学理科的女生中是少见的漂亮,当年以全省高考理科状元的身份被北大录取。才貌双全对于她可谓名至实归。难得的是她谦逊平和,毫无张扬跋扈之气,在大学里追求她的男生如过江之鲫。

可她偏偏看上了一个相貌、成绩都属平平的同班同学。他吸引她的地方是:他对许多问题有独立的见解,不人云亦云。两人一起读书、讨论问题,在激烈的思辩中彼此欣赏,感情逐渐加深。

大学毕业前夕,两人都拿到美国名校的全额奖学金。毕业后马上登记结婚,然后携手同赴大洋彼岸攻读博士学位,一时不知羡煞多少英雄豪杰。

在美国的自由学术氛围中,晓晨仍然规规矩矩读书上课,做论文期间还生了个宝宝。毕业后在大公司找到了职位,很快就挣到了六位数的年薪。

而她老公却如脱缰的野马,撒欢折腾起来。博士读了一半就放弃了,和两个朋友搞起了。COM公司,那正是网络业兴起之初,等到公司稍具规模,就被大公司高价收购了。

三个创始人一夜之间步入富人行列。

这时晓晨却发现一直由爷爷奶奶帮着带的儿子越来越不对劲,经过检查,确诊为自闭症。

晓晨毅然辞掉工作,回家照顾儿子。她又怀孕了,不幸再一次降临到她的头上,这个孩子又是自闭症!她心中的痛苦和煎熬难以诉说。

老公仍然留在原公司工作,没有什么挑战性,倍感无聊。他看到了互联网在中国的广阔前景。于是想回国发展,再创辉煌。

晓晨每天带两个孩子去治疗,还要在家里进行各种教育和刺激,身心俱疲。特别希望老公能在身边给自己一点支撑。况且她认为他们既然已经有了几辈子花不完的钱,不用再折腾了。

可老公认为创业不是为了钱,坚决辞了工作,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回国半年之后,老公第一次返家,向晓晨提出离婚。

原来,公司的合伙人有个“表妹”,常到公司来找“表哥”,认识晓晨老公后,就不找表哥而专找晓晨老公了。那楚楚动人的姿态和悲苦的身世,让晓晨老公怜惜不已。短短几个月时间,已资助了她五万美金。

他长这么大真正接触过的女人就是晓晨一个,又一直在美国两耳不闻窗外事地钻研技术,因此在感情上十分单纯。那女人床上床下给了他无比的惊奇与刺激,当真是欲罢不能。她逐渐控制住晓晨老公的思想,让他相信,不娶她就不足以彻底改变她的命运,不娶她两个人就不能永远在一起。

晓晨老公于是就回来离婚。在他看来,离婚一事简单得很,在文件上签个字就行了。因晓晨一向通情达理,总是能真正理解他、容忍他。

没想到在这件事上晓晨的反应极为强烈,不仅怒斥他荒诞的行为,而且不同意他再回中国去,认为他会毁了这个家毁了他自己。

两个人爆发了从认识以来最激烈的争吵。晓晨据理力争,驳的老公哑口无言。他遂提出一边一家的建议。晓晨怒极而笑:“你还一国两制呢!荒唐!”

老公一向自视甚高,从没有被人如此轻视数落过,恼羞成怒,开始口不择言起来。两人吵到最后,他宣称他和那个女人结婚结定了,晓晨无理取闹只会自取其辱。

晓晨伤心欲绝,男人变了心竟狠心如斯!两个孩子又是那个样子,一时间万念俱灰,流着泪对老公说:“你真要离婚,我就死在你面前!”

老公轻蔑地说:“你当家庭妇女当的长本事了,也学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了。枉你还是名校博士,你死啊,你看我救不救你!”

晓晨当时正站在厨房水槽边上,听了这话,急怒攻心,拿起切菜刀就向手腕剁去,鲜血顿时飞溅而出,喷到墙上、窗上、流到水槽中。晓晨在惊慌中只听老公还在叫嚣:“你再割的深一点啊,你把两个儿子也放躺,你看我怕不怕……”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晓晨在医院里住了半个多月才出院,她把手筋割断了,左手如同废了一般。这期间全仗朋友们相助,全家才得以度过难关。

刚从医院回到家,老公就说“你没事了,我要走了。”晓晨问:“你到哪儿去?”“回中国。”“你现在怎么能走?孩子怎么办?”“不是有保姆嘛!”晓晨挣扎着起身说:“不行……”话没说完,老公头都未回,在晓晨的呼喊声中关上门绝尘而去。

回到中国,他的住所空空如也,那个他要与之结婚的女人不知所踪。到公司追问合伙人“表哥”,表哥说:“大概又被别人包了吧?”他大吃一惊:“你说什么?她不是你表妹吗?”“什么表妹,当时我包了她一个月,看你们俩眉来眼去的,老哥我就割爱了,咱哥俩谁跟谁啊!后来我以为你接着包了呢!你一直没回来,她大概等不及又找别人去了。”

这简直如晴天霹雳一般,打碎了晓晨老公不可一世的自负与狂妄:他竟然被一个妓女玩弄于股掌之上!

回想整个过程,他悚然而惊,自己是怎样伤害了晓晨,那个世上唯一真正对自己好的女人!

匆匆处理了公司里积压的事务,他回到美国要向晓晨负荆请罪。

迎接他的是一纸离婚书,这次是晓晨要求离婚。

他自是不肯。晓晨说这事并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你只要回来,我还和你好好过日子。你在中国那么复杂的环境里,不敢保哪天又出什么事。

想到公司已经起步,想到很快就可以腾飞,想到以后会成为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事业上的野心最终占了上风,他狼狈逃回中国,坚决不在离婚书上签字。

他觉得没有他的签字,这婚自然就离不成了。

于是,他从此就不回来看晓晨和孩子,因为回来就面临签字的问题。

在“天才”的光环下,他在生活上、情感上的弱智被他自己和周围人彻底忽略了。

夏日的午后,晓晨坐在自家百万豪宅的游泳池旁的凉椅上,看着保姆和两个儿子玩水。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大儿子出生之后,夜里两个人为了让对方多休息一会,争相起来给孩子喂奶换尿布的情景――恍若隔世。

脸上却已濡湿一片。

她知道,在她举刀挥向自己的那一刻,她的心就已经死了。可是,一辈子还那样漫长……





之四——塞翁失馬 焉知非福





林英聪颖热情,温柔体贴,和她做朋友,无论男女都有如沐春风之感。这样的性格找对象本应容易,但林英只是个子矮了点,肤色黑了点,脸盘大了点,眼睛小了点,三围相近了点,决定了她几度情海沉浮,被既贪恋她的温柔照顾,最后又找了漂亮女孩的男人伤透了心。

后来林英在研究所读博士时,认识了在所里工作的绰号叫“大亨”的男孩,他是所长的儿子,白胖和气,就是想问题一般来说比别人少转一个弯,看事总是比别人浅一层,如此倒是活的比大多数人快乐。

林英和“大亨”在一起无拘无束,“大亨”对她真心实意的好,越来越依恋她,两人最后竟成了男女朋友。

面对朋友们的不解,林英平静地说:“他人好,没有花花肠子,对我真情实意,难得!”

所长夫妇看到有点呆的儿子找了个人品性格这么好的对象,嘴都合不上了,马上打点他们结婚。林英一边读书一边生了个儿子。拿到博士学位后,申请到到美国做博士后的机会。不久,“大亨”带着儿子就来美国和她团聚了。

“大亨”在中国的大学文凭是他爸爸帮忙拿的。来美后,英语不好,上学有困难,工作找不到,干脆就在家里照顾孩子,当起了家庭妇男。

本来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下去了。可是“大亨”爸爸的一个学生,在加拿大办了个移民公司,生意十分红火。当初出国全仗导师鼎立相助,听说“大亨“在家里无所事事,以报恩之心请“大亨”到他国内的办事处工作,薪水比照加拿大员工标准。

“大亨”这几年在家里也是闷,听说有这么个机会,高兴极了,征得老婆同意,就打点行装上路了。

他回国工作不久就成了一个来咨询移民的女孩的目标。外国身份,年薪十万人民币在十年、八年前对有些人来说是巨大的馅饼。一开始她是专找“大亨”咨询各种和移民有关的问题,来的勤了,很自然的和大亨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再后来就拉着大亨出去玩,花天酒地,“大亨”哪里见过这阵势。

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大亨虽然少点心眼,但思考的部位和别的男人还是一样的,所以很快就沦陷在女孩的温柔乡里。

林英是从妹妹的口中知道这件事的,真是愤怒又无奈,愤怒那女子的无耻,无奈“大亨”的愚蠢,倒不觉得如何伤心。林英暗自感叹自己对“大亨”的感情里面“爱”的成分还是少了点,爱的越深,面对背叛伤的越重,反之亦然。

她打电话让“大亨”回来,他不肯。在中国灯红酒绿的,岂是美国沉闷、单调的生活可比。到后来,林英打电话都不大能找得到人了。

林英利用休假领儿子回国了一趟。看到“大亨”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的情景,知道自己又一次败在了美貌之下。新仇旧怨涌上心头,和“大亨”的那份夫妻情分烟消云散。

她平静地提出离婚。“大亨”一向拿林英当主心骨,背叛是没经得住诱惑,现在看林英真不要他了,有点慌神,死活不离。后来那女孩的耳旁风渐渐占了上风,加上林英的坚决,两人最终分道扬镳。

回程的飞机上,林英整理思绪,发现自己竟有几分轻松、几分期盼的感觉。

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对人和事都看得透彻明白,这一次要随心所欲地活一把。现在是自由之身,意味着生活又一次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

她参加了网上的交友俱乐部,工作和照顾儿子之余,收帖回帖,进一步约会见面,忙得不亦乐乎。

前后见了几个人之后,林英惊奇地发现每个人都说她有魅力,可爱,都愿意和她进一步交往。

仔细想想,在中国人眼里外貌上的缺点在老外眼里都不成为缺点。要说胖,美国人三分之一超重,一个人的体积能顶上两三个的比比皆是,林英大概只能算得上丰满;要说矮,小巧玲珑嘛;要论黑白,在美国你中国人再白也白不过人家,黑就更别提了;眼睛小,那不是东方人的魅力特征吗?林英的聪明智慧,为人处事的大方得体,接人待物的周到体贴,使她整个人散发出像玉一样润泽的光芒。

正在这时候,公司里的一个老外同事对她展开了热烈追求:上班鲜花伺候,下班浪漫约会。

该男士比林英小了两岁,风度翩翩,幽默风趣,正是林英喜欢的类型。同事几年,他一直都很欣赏她,林英很快就和他坠入情网。

两人恋爱了一段时间就同居了。虽然存在着文化上的诸多差异,两人都积极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异国情侣最常见的矛盾是吃不到一起,林英就去上了个烹饪班,很快就学会做一手地道的西餐,大受男友和儿子欢迎。餐桌上是中西餐并存,既有米饭、炒菜也有面包,牛排,兼容并蓄,各得其所。

过去林英和“大亨”过日子是油盐酱醋,波澜不兴。衣食住行,能省则省,为将来攒钱。

而男友不断向她灌输及时享乐、活在当下的观念,明天的事明天愁。领着林英上天下海,无所不试。

林英眼花缭乱,方知世界如此之大,美景如此之多,那么多有趣的事自己都没尝试过,大叹:前半辈子真是白活了!

同居一年以后,当两人在一个法国餐厅就餐,吃到饭后甜点时,林英在蛋糕里咬到了一个硬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枚戒指。男友单腿跪地求婚,林英吃惊得说不出话来,随后喜极而泣地点头,在场的所有人都鼓掌为他们祝福。

林英那晚在男友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把曾有过的郁闷、委屈都释放出来,旧人彻底变成了新人。

虽然后来林英常常调侃老公求婚仪式俗套,心里却深知自己是何等幸运:人到中年之际找到了梦寐以求的幸福。

而离婚竟然是打开幸福大门的那把钥匙。


之五——忍辱负重 平分天下



吴丽和老公是从小生活在一个市府大院的青梅竹马,家里都有强硬背景,当初携带资金以商务签证来的美国。刚开始时,两个人英文不好,没有业务方向,在异国他乡举步维艰。慢慢地他们利用当地的人力资源,确立了业务主项,并且国内有人大力支持,创办的进出口公司渐渐做大。

等到这边走上正轨,吴丽老公看到国内经济正在起飞,就以美国公司为支撑,杀回中国,大举贷款投资,几年间建立了十几个合资、独资公司,组成了当地赫赫有名的企业集团。

美国的公司一直是吴丽在打理,公司有项业务是接待国内来的考察团,他们家乡市的党政领导、工商、银行、税务的头头脑脑及家属……轮番到美国考察学习,从写邀请函到接机送机陪吃陪玩,都是由公司里的专人办理。一般来说每个团大小都有个领导挂帅,吴丽总是在他们到的时候亲自在大饭店里摆酒席接风,表示一下重视。

有一天,手下把一个即将到来的考察团的名单交给吴丽过目,吴丽看了名单以后,脸色就沉了下来,然后告诉副总负责接风,她自己有事不能去。

随后的几天,吴丽的脸就没晴过,整个公司都处于低气压状态。负责接待的人回来后私下议论,团里有个年轻女人花钱特大方,指手画脚地好象她是老板一样。

等到下个月老公从大陆回来,对吴丽的态度又多了几分敬重。他知道他费尽心机隐瞒的事,终究是没瞒过吴丽那从来都容不得沙子的眼睛。

在考察团里,有他的一直想到美国见识见识的大陆女人。

有人说,老公有外遇,老婆往往是最后一个知道,其实不然。最后一个知道的老婆要么神经太大条,要么太自信,要么是自欺欺人。

集团公司实际上是他们两个家族的人在运作,老公在大陆的行踪吴丽要想知道是可以做到的。一开始老公为应酬而花天酒地,她心中不快。家里的长辈就劝她:在大陆这样的环境下,不这么做,贷款能拿下来吗?生意能做成吗?只要他不包养别的女人,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等到后来老公有了固定的去处,吴丽气急,她的眼里容不下这么大的一块石头。决定和老公摊牌,大不了就是她经营美国的公司,两人变成合作关系。

而这却遭到了所有知情人的反对。他们说:

他在大陆一待就是半年,不能当和尚呀,有个固定的人比出去找野鸡强。一向都是二奶费尽心机取大奶而代之,没听说大奶自己让位的。诺大的家业,就这样拱手让人,没见过这么傻的。

吴丽的心又酸又涩,为什么他不能当和尚,而她可以当尼姑?她自己公司的钱够她和两个孩子生活的,亿万家产要来何用?曾经的山盟海誓已烟消云散,这婚姻不是单单就困住自己了吗?

静下心来,吴丽不断地权衡利弊,想给自己找一条合理的出路。

自己和老公闹开,结局只能有两个:一个是闹到最后没分开,夫妻撕破脸,二奶会浮出水面,自己尊严扫地,老公更加肆无忌惮,婚姻彻底变成空壳子,那真不如像现在这样相敬如宾。

另一个结局是分开了。自己不再嫁倒也罢了,一旦再嫁,老公能看着他在美国的核心企业落到旁人手里吗?那等于他的喉咙处有只手,随时可以掐住他。以他的心机手段,断不会让这种事发生,那么自己想保有美国公司的想法可能太天真了,可是自己又怎么甘心把公司拱手让出?

国内她的家族的人最后肯定慢慢地被剔出核心层,他们如果不甘心,公司会出现大震荡,甚至四分五裂,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离婚的结果是老公、自己、两个孩子、所有的至爱亲朋几败俱伤,唯一的受益人竟只有一个――那个二奶!

再说了,和老公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自己还相信感情吗?还有力气再来一次吗?如果自己走出婚姻,却孤身到老,那么何不自己委屈点,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呢?

保持现状竟然是她能选择的最好的路!想明白这一点,吴丽禁不住抚掌大笑,眼泪笑得哗哗流。

她把父母、姊妹移民来美国团聚。

从此美国是属于她的地盘,她永远的家。

老公回来,那就是甜甜蜜蜜一家人;老公回大陆了,她就当他已经不在了,自己领着孩子过日子。

她闲暇时间迷上了看言情小说。眼下,要寻觅一段纯粹的感情,只能到书中找了,现实--现实得要命。

她的“通情达理”,“深明大义”,换来老公更加的尊敬和爱护,时时处处为她着想、考虑,以她的意见为重,二奶的事两人心照不宣,都当没有那回事儿。

集团公司上市前夕,老公一再让她回去,和他一起站在人前,分享成功的喜悦。

她不肯,这是她仅能为自己的自尊做的最后一点坚守了。

她知道,此生,那块生她养她的故土,大概是再也回不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温尼伯中文网   温尼伯中文网;曼省中文网;曼省投资论坛

GMT-6, 2018-1-16 11:09 , Processed in 0.029611 second(s), 10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