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尼伯中文网;曼省中文网;曼省投资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温尼伯中文网

热门搜索: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6|回复: 0

国务院副总理康世恩和他的亲哥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31 20: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玉门油矿有亲弟兄两个,前后作了油矿的主要管理人,都学识渊博,仪表堂堂,才华横溢,都抱有经世济国的理想。但他们的命运大相径庭。兄弟居庙堂之高,哥哥居地狱之深。而命运皆有石油起,都是玉门油矿积的德,也是玉门油矿惹得祸。所以,我把这个故事捆在玉门油矿,象宋代文献记载石油一样,记载给历史,让人回味、思考、叹息、评说。


    这上了庙堂之高的兄弟是康世恩,一个众所周知的名字。他从带领解放军接管玉门油矿,到做石油部部长,再到做国务院副总理,成了党和国家高级领导人。


    而这处地狱之深的哥哥叫康世英,一个鲜为人知的名字。他从国民党政府时期派往玉门做油矿主要领导人,到1949年,他把玉门油矿完整地交给共产党。从此,一部生活中的真实的电影传奇故事上演了,可惜的是世人根本不知道有这个未拍成电影的真实的电影故事的存在


    康世恩因为是人们熟知的人物,新闻、电视中曾有过大量他的报道,也出版了《康世恩回忆录》、《康世恩传》等传记作品。在记载中国石油发展的历史中,康世恩的名字也永远和中国石油发展的历史联系在一起,记叙在一起,所以,不多赘述康世恩的历史。这里只简单地说,他在1949年奉中共中央人民政府的命令,率领解放军西进,接管了玉门油矿。而这次接管是与他的哥哥进行的。进行的仪式是怎样的场面,怎样的气氛,没有影像资料留下来。而交接的历史文书肯定是保留在玉门油矿的档案馆。这里只粗略地向读者说明康世恩的哥哥康世英的血泪悲剧。


    由于笔者和康世英的后人有亲戚关系,简略地知道了一些康世英的悲剧,但知道的也并不十分详细。他的后人不愿触及这段伤痛的历史,很少向外人诉说其家世,偶尔提到,唏嘘不已,也非常简单,不愿把事情说得非常透彻,他们的内心有太多太深的治不愈的伤口,因此,在这里我也只能说个大概。


    康世恩接替他哥哥管辖的玉门油矿之后,他的哥哥因为保卫油矿未被破坏,并且真诚地热烈欢迎共产党及其人民政府接管油矿,被作为有功的起义人员对待。先后安排到酒泉、张掖地委做参事工作,享受着较好的政治和经济待遇。1957年,中国人都知道这一年发生了什么。在找不到右派的情况下,一个为旧政权做过公务的人自然是右派。哥哥作了右派,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弟弟划清界限也是自然的事。问题远不是到此为止,厄运在不断升级。在频繁的政治运动的高压下,每一次运动的到来,都要接受一次更高规格的待遇。先是褫夺公职,接着关进监狱,再从监狱中消失的不知下落,直到其血肉和灵魂永远蒸发,进入太空。其间的皮肉之苦,精神摧残的过程和心路上的磨难,是可以想象的。问题还在于,康世英被抓走,去了什么地方,他的子女不知道;听说关进监狱,什么地方的监狱,他的子女不知道;听说去世了,去世在什么地方,他的子女也不知道。反革命家属没有理由和权力询问其父亲的下落。最后听说关在戈壁深处的一所监狱,死亡在茫茫戈壁的不确切的场所。自然没有遗书,没有遗物留存给任何人。他的子女想寻找其骨骸,茫茫戈壁,浩浩沙海,到哪里去寻找?把一个人扔进戈壁大漠就像把一个人扔进大海一样,是无法寻找的。


    后来知道,他消失在《夹边沟纪事》描写的那个地方。


    其实,今天看来,人死后扔进大海,是海葬,虽血肉进了鱼腹,但灵魂融入海洋,那是怎样的深邃;而扔进戈壁,是戈壁葬,也是前所未有的葬俗,虽血肉进了狼嘴,但灵魂融入太空,那是怎样的浩渺!都是完美的归宿,用不着找的。


    康世英去世后,留下五个未成年的子女。为了养活年幼的弟妹,老大去了带给他父亲灾难的、带给他叔叔荣耀的玉门油矿,成了他叔叔管辖的玉门油矿的一名矿工。那时候人力资源匮乏,去油矿工作,不需要走后门,所以不是走了康世恩的后门才进了油矿,而是为了生计才进了玉门油矿。为了养活家庭,哥哥把父亲的责任承担起来,每月的工资全部寄回家,供弟弟妹妹们生活。也为了养活家庭,哥哥终生没有结婚。在他能结婚的年龄,由于政治和经济的原因结不了婚。在政治和经济条件允许他结婚的时候,他已垂垂老矣。至今,年届80的哥哥孤身一人,过着伤感的生活。弟弟妹妹也在弹指一挥间中退休。缠绕他们的是对父亲不尽的思念和人生的伤感。


    老大在叔叔康世恩手下工作时,康世恩对其亲侄子在工作上也是关照的。但是,由于那时的社会风气,作为侄子,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没有“雄心壮志”,作为叔叔,作风也正派,没有利用权力提拔侄子一官半职。虽然康世恩位居石油部长、国务院副总理,他的侄子在石油系统工作了一生,退休时仍然是工人。


    1994年,康世恩在兰州视察工作。在宁卧庄宾馆会见了他的侄子、侄女。家族团聚,很少轻快的欢声笑语,空气中,更多的是凝重、沉重和语塞,无话也唏嘘,有话也唏嘘。他们是荣耀叔叔的显赫地位呢,还是叹息父亲的悲惨结局?只能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曾问过康世英的二儿子,80年前后为什么不找政府为父亲平反昭雪?他回答,刚开始觉得没有希望,到感觉有希望时去找,政府部门回答工作已经停了。天大的事,沉重的包袱,痛苦的折磨,就这样放弃了。康世英后人的木纳和老实是惊人的。


    康世英、康世恩家族与玉门油矿有不解之缘。在写玉门的文章中,康世恩与油矿都是连篇累牍赞美的对象,而他哥哥的存在和作用却不为人知。所以在写河西走廊系列散文玉门篇的时候,撇开其他不说,只写康氏俩兄弟。让世人知道,河西走廊的玉门曾经发生过这样传奇性的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温尼伯中文网   温尼伯中文网;曼省中文网;曼省投资论坛

GMT-6, 2018-7-15 15:23 , Processed in 0.08184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